西瓜小說 > 科幻靈異 > 迷失蔚藍 > 正文第51章、摸哨

正文第51章、摸哨

    今夜盧龍崗上的風很大,月亮在雲後時隱時現。風搖動著莊稼和樹木,將“沙沙”的聲音從窗戶那送進了房間。
    丁修站在窗前,靜靜地望著窗△外的那些樹影。
    這裏的一切都跟營地不一樣。
    吃過晚飯之後,梁善剛給他們三人安排的房間很大,而且位置臨近山上的後崖,視野很好。
    從這一聲恐怖往遠處望去,丁修還能看得見遠處天幕下的沙丘。
    “在想什麽呢?丁修。”沈悠見他青『色』狂風不斷湧現在窗邊發呆,便好奇地問道。
    “我也他們敢攻擊嗎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麽,安靜下身影和九九來之後,就感覺腦子裏有些亂。”丁修轉過頭朝沈悠望了一眼,又揉了揉自己的腦袋,“今天發生的事太多了……”
    “等會好好睡一覺∴就好了,明天太陽又會重新升起。”顧北陌端起房間裏的一盤糜子花生,走到丁修身旁,“吃點?這玩意有助消化和睡眠。”
    糜子花生和稻鈴薯一樣也是人類基因工程技術發展的成果,它裏面融合了糜子以及花生等多種作物的基因,其中這兩種基因占比最高。
    糜子是一種谷靈魂印記破裂了沒有類,舊世界裏有的地方稱作黃米,用途很廣,既可以磨面做糕點,又可以用於釀酒。它和花生一樣都是抗旱性很強的農作物,所以後來被廣泛何林搖頭低笑用於農作物的基因融燃燒本命靈魂和本命精血合實驗中。
    “老顧,你怎麽就知道吃。”沈悠坐在床邊,雙手撐住下巴吐槽他道:“這個時候我覺得你應該多開導一下丁修。”
    “小丁是聰明人,哪還需要我開導。再說了,一飽解千愁,這糜子花生味道還真是不錯,聞著這氣味我好像又餓了。”顧北陌咂巴著嘴,兩根手指撚起一舉拿下盤子裏青色蠶豆大小的糜子花生丟進口裏,牙齒咀嚼起來發出一陣脆響。
    “真的很好吃?我也嘗嘗。”沈悠剛吐槽完顧北陌,自己肚子裏的饞蟲就被釣了起來,她跳下床去搶過顧北陌眼中卻是閃爍著迷惑手裏的盤子,也拿起一粒塞進嘴裏嘗起了味道。
    “嗯,不錯,脆脆的還有些椒鹽味。”
    女孩嘗過之後,將盤子遞到丁修面前,“丁修,你也嘗嘗。”
    三個人坐胸口赫然繡著一二窗邊吃起了花生藍色仙府光芒一閃。
    “老顧,你說咱們還要去行唐鎮嗎?”丁修︼突然問道。
    “要去。”顧北陌點了點頭,壓低了聲音,“在盧龍村做生意雖然順利,不過這裏缺少了我們最需要的彈藥和汽油。老村長梁善剛也說了,這兩樣東西都被行唐鎮給卡住了。”
    “可他不是說行唐鎮已經成了一個匪窩嗎?”丁修有些不解你也必死。
    “梁善剛的話咱們不能全信。”顧北陌繼續說道:“盧龍村和行唐鎮交惡,這是他們之間的事情,我們雖然剛跟盧龍村做完交易,但不代表就要站到行唐鎮的對立面去。”
    “先要搞清楚我們來這裏的需求是什麽。”顧北陌特別強調了需求這兩個字。
    “補給。”丁修說道。
    “對。”顧北陌從沈悠手中的盤子裏又撚起幾粒糜子花生丟進嘴裏嚼了嚼,“接下來去南港,去輝煌卻毫無所知城還有幾千公裏的路,沒有子彈和汽油,我們走→不遠。”
    “我明白了。”丁修的臉上一掃先前的迷茫,“我的目的地是輝煌城。”
    “就應該這樣,小夥子。”顧北陌拍了拍他的肩膀,正準備轉身朝自己的床鋪走去,突然看到幾只小蟲子從窗戶那飛了進來,落在沈悠的肩膀上。
    “你的小夥伴們還在外面?”顧北陌問手持冰藍色道。
    “是啊,山上種了許多蔬果,它們↙可以好好地吃個夠了。”沈悠一臉撿了便宜的模樣。
    她用手在一只蟲子的腦袋上摸了摸,突然臉色一變,“迪蜂說山下有∏情況!”
    迪蜂就是剛剛停在女孩肩膀上的那幾只小飛蟲。
    “什麽情況?”丁修和顧北陌異口同聲地問道。
    “它們說山腳下那道圍墻後面的人都死了……幾公裏外有許多可我該怎麽辦汽車正朝這邊過來。”沈悠原本只是想問問迪蜂們在盧龍崗上吃得開不開心,結果卻意外地聽到了這樣一個消息。
    “骷髏會?!”同樣的名字幾乎然後看看周圍同時在丁修和顧北陌的腦袋裏蹦了出來。
    “我們趕緊去找梁善剛村長吧?”丁修說道。
    “等等,咱們現在自己都沒弄清楚情況,肯定無法取信於︼梁善剛。而且小悠剛不是說還有許多汽車正朝這邊趕來嗎,我琢磨著這事有些蹊蹺々。”
    “什麽蹊蹺?”沈悠問道。
    “他們的車子既然正在趕來的路上,那山下的人是怎麽死的?”丁修已經想到了問題的關鍵。
    “小丁說得沒錯,這就是蹊蹺之所在。”顧北陌點了點頭。
    “我去山下看看。”丁修往窗臺上一躍,話音剛落人影就已經到了窗外。
    “小心點,咱手上沒家夥。”顧北陌轟炸聲不斷響起叮囑道。
    “還有這個。”丁修拍了拍腰間掛著的匕首,接著身影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借著時隱時現的月光隨後眼中爆發出了憤怒,丁修穿梭在崎嶇的山路上,為了不驚動到村民和潛伏在暗處的敵人,他沒有走傍晚上山的那條路,而是從⌒旁另辟蹊徑。
    快到山腳下的時候,丁修遠遠地就看到了進山入口處的那道圍墻。在圍墻上方,幾盞燈∩火搖曳在夜風中,燈光下卻不見一個放哨的人影。
    他將腳步稍稍放慢了一些,盡可能地不讓自己在靠近的過程中發出聲音。等摸到近前,地上便出現了屍體。
    離得最近的一具屍體趴倒在地上,丁修走過去將它翻過來,只見屍體的正胸口處有一個指頭大小的血光芒越來越璀璨窟窿。在燈光下,暗紅色的血像泉眼裏的水一樣青帝陡然冷喝,涓涓地從傷口那往外冒著。
    屍體已經漸漸由溫轉涼,但還殘留著一絲熱〓度。
    丁修朝前走去,又檢查了下第我二具屍體。這名死去的村民斜靠著圍墻的墻角,身體呈一個將倒卻未倒的姿勢,它的傷口在脖子上,和第一具屍體一樣,也是一個指頭大小的窟窿。
    血順著脖子淌遍了上半嗡身,將墻角和地面也染紅了,屍體瞪著眼睛望著前方,死不瞑目的神情躍然於臉上。
    丁修伸手把他神器眼睛合上,繼續小劃分又變成了什麽樣心地朝裏面走去。
    圍墻有幾十米長,丁修沿著墻壁一路過去,細數下來,屍體竟有八九具之多。它們身上的傷口幾乎都一樣,唯一的區別便是位置不同。
    銳器我穿透要害,幾乎全是一擊¤斃命!
    丁修心裏一寒,突然察覺到風裏夾雜著汽車引擎的聲音,他悄五九九身軀一顫悄爬上墻頭,朝外面望去,發現夜幕下正有一排黑影朝著這邊徐徐而來。
    丁修瞇了瞇眼睛,將身體又隱回到墻後,接著還將一具屍體身旁的槍拿在了手裏。
    ……
    夜幕中有一支車隊正在悄然靠近,這些車子沒有開燈,如果不是月亮偶爾溜出雲層它們正是如今能調動一下,恐怕很難有人能發現他們的蹤影。
    “我真想放點帶勁的音樂,來為咱們今晚這次偷怎麽可能布置襲助興。”
    “你他娘的都那黑熊王說了是偷襲,還放音樂?”
    “哈,‘屠夫’應該已經出手摸掉了那些泥腿子安在山下的哨衛吧,我不覺得此刻放點音樂有什麽不好,況且誰叫我還是一個渾身都是音樂細菌的人呢。”
    “跟你娘的說了一浪費萬遍,是細胞,音樂細胞。”
    “管它細菌還是細胞呢,我現在已經興奮得只想唱歌和開槍了。”
    車裏的兩人正為放不放音樂的事拌起嘴來,突然駕駛座上的男子看到一個人影出現在車頭前方,他一黑蛇眼中精光閃爍腳剎車把車子停了下來,跟在車後的其他汽車也紛紛停住。
    “是‘屠夫’。”男子跟副駕上的同伴說了一聲,接著推開車門走了過去。
    他的同伴從車裏跟了出來,兩人赫然就是之前挑戰四五六等人一起來到那個人影身前。
    “山下的哨位都摸掉了?”男子問道。
    “辦妥了。”被稱作“屠夫”的人聲音有些嘶啞,在夜風中仿佛還帶著◤些許寒意,傳臉色大變入兩人耳朵裏的時候,叫人有著不寒而栗的感覺。
    “牛逼!”男子豎了豎大甚至刀鞘惡魔拇指。
    “你們的速度太慢了,我在這起碼等了一刻鐘。”
    “老兄,不開車燈走夜路,我們想快也快不起來啊。”剛才坐在副駕的人說道。
    “嘿,你既然等得無聊,幹嘛不去山上再削幾個人?”車隊裏帶頭的男子話裏有幾分揶揄的意思。
    “拿多少錢,幹多少事,要我上山這白發老者低聲一嘆的話,得加錢。”“屠夫”的聲音裏聽不出一絲感情,冷淡得像一臺機然後招收沒達到天神之境器一樣。
    “順手的事,談錢多傷感情。不過我也就順口說說,會長讓我們進攻盧龍崗,既要地又要人,打他們只是為了後面可以更好地坐下來談。把那葉紅晨必然會察覺人全殺了可不是我們的目的,而且也解決不了問題。”
    “去‘驗貨’吧。”“屠夫”朝盧龍崗上山的入口那示意☆道。
    車隊裏帶頭的男子點了點頭神魂,從同伴中挑了一個人去圍墻那進行查看。
    “屠夫”立在風中,冷冷地望著那人畏畏那霸王之道縮縮的背影,目光中對這些骷髏會的成員又多了幾分鄙夷。
    他本不屑於和這些烏合之眾為伍,只不過因為躲避仇殺而來到西部地區的邊遠小鎮,所以順手接幾單生意改善下生活罷星域了。
    被派過去查看快情況的人警惕地觀察著前方,他朝圍墻走去,突然圍墻附近的暗處火光一閃,槍聲傳來的時隨後搖了搖頭候,那人的身體已經癱倒在地上。

書架 收藏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