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小說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最強神豪打臉系統 > 第31章真香蒼小姐警告【求收藏推薦票】

第31章真香警告【求收藏推薦票】

   “6000萬很多嗎?”張澈不鹹不淡的說了一句。
   “噝!”
   眾人倒吸涼氣!
   連500萬都沒放但是他沒有放棄在眼裏的主,怕是也不會在乎6000萬吧!
   “嘿嘿,齊老,你給的價實力格太低了,這位帥哥,我願意出6500萬。”李平川笑嘻嘻的舉了舉右手》。
   “臥槽!這不是剛剛還嘲諷人家是沙雕中的戰鬥機的那位麽!”
   “沒錯,就是他,看不出來啊,這家夥臉皮挺厚的。”
   “嘖嘖,前腳嘲諷人家▃花了500萬買了塊破石頭,後腳人家開出了帝王綠就要花錢買,假如人家沒〗開出來,怕是又得冷嘲熱諷了吧。”
   “可不是唄,真但是我是不會聽命於他不知道他哪裏來的自信,還敢站出來要買。”
   “換做是我,寧肯不賣,也絕對不會便宜了這種落井下石⌒的人渣!”
   眾人把矛頭對準了李平川。
   “帥哥,考慮●一下咯,6000萬距離也就那麽點是你白得的,500萬是你花錢買的那塊石頭的錢哦。”李平川『眉飛色舞的解釋道。
   齊文淵慌了,顯然人家開的價格更高,但是這一行也有行規,價高者得。
   “小夥子,我出7000萬。”
   “8000萬,老東西,沒錢就別跟這∏裏瞎嘚瑟了!”
   噝!
   8000萬了!
   大家眼@睛直冒綠光了!
   “8000萬很多嗎,就算你開價1個億,我也得考慮考慮。”張澈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
   1個億……
   眾人瞠目『結舌。
   這塊帝王綠的確值這麽多,但誰又能▲出的起呢。
   “1個億而已,誰沒有啊。”李平川仰著腦袋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同時掏出了◣銀行卡,‘啪’的一聲扔在︼了桌子上。
   眾人感覺心臟都快要跳了出來。
   “刺激!”
   “牛掰!”
   “500萬的石頭,開出↑的翡翠開價到了1億,這得翻了二十倍√啊!”
   “啊啊啊啊!大佬請收下我的膝蓋!”
   齊文淵嘆了口氣道:“還是年輕人有←魄力。”
   “嘿嘿,老頭,現在已經是年輕人的天下咯。”李平川得意洋洋的笑▅了,那模樣好像那塊帝王綠已經到手了似地。
   “不好意思,我沒說要賣給你。”張澈語出驚人死不╱休道。
   “什麽?!”李平川瞪而且她也對五行術法很感興趣大了眼,他沒想到還有人跟錢過不去的。
   “為什麽!都開價1億了啊,是我就直◆接賣了。”李平川質問道。
   “呵呵,可惜那▼是你,而我是不沒錯會賣給一個目無尊長且毫無自尊⌒心的垃圾。”張澈鄙夷的挑了挑眉。
   “你說什麽!”李平川怒目圓睜道。
   “我說什麽你自己心裏很明白,這塊Ψ 帝王綠我就算白送給齊文淵老先生,我〓也絕對不會賣給你,哦,不對,是不會賣給李氏珠寶。”張澈冷嘲一笑,很隨意的打了個響指,傻妞把帝王綠給了◎齊文淵。
   “這……”齊文淵不可思議的瞪大腹部真了眼。
   “齊老先生,這塊帝王綠我送給您了。”張澈輕描淡∞寫道。
   這↓就送人了?!
   所有人費勁腦汁都想不通是為什麽,這年頭還有人跟錢過意不去的?
   這人究竟是誰?
   難道人家根本就不差錢?
   可誰家的錢↓又是大風刮來的呢。
   於是意思大家夥腦袋裏紛紛升起了這個想法:這個年輕人家裏該不會有幾座金礦吧。
   “不不不,使不得,我就按照之前開的價格█,7000萬買下這塊帝王綠翡翠吧,就註意算是這樣,我也撿到了個大便宜↘了。”齊文淵連連擺手,激動之余還是決定花錢買下ㄨ來。
   “那好吧。”張澈無所謂的聳把這事剛才那位婦女說了聳肩,他也沒有理由拒絕別人給自己花。
   至於李平川,一張臉變成了鵝肝色。
   “哈哈,被打臉了吧。”
   “這種人渣就喜◣歡找存在感,可惜,人家根本不鳥。”
   “舒服!”
   “刺激!”
   “真特娘的過癮啊!”
   “快滾吧,別在這〗裏丟人現眼了!”
   周圍也響起潮水般的冷嘲熱諷的聲音。
   “哼!你等著!”李平¤川撂下句狠話,夾著尾巴灰溜溜的滾了。
   可惜今天之後,張澈哪還這是他第一次聽到能記得李平川是誰。
   尚雲齋。
   齊文淵老爺子開的古玩店,平時也接洽一些賭石的朋友。
   張澈喝著『茶,嗑著瓜子,在這裏坐了一個小時,7000萬也轉入了賬戶。
   “齊老,時間不早◥了,我還有點事就回了。”張澈客客氣氣道,說實在,這個齊文淵給他一種接著一只手爺爺的感覺,很慈祥,而且∞待在一起沒有任何不自在。
   “那這樣,改日一起吃∮飯,張少爺,請務必收好我不適是由於境界不夠的名片哦。”齊文淵遞過名片特地叮囑道。
   “一定。”張澈點頭收了名片離開了尚雲齋。
   望著←離去的張澈,齊文淵說道忍不住感嘆道:“此子絕非池中之物,舉手▼投足間盡顯王者風範,八成是西虹市某▆個大富大貴人家的少爺了。”
   “阿嚏……”
   張澈坐在出租車上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噴嚏。
   “誰啊,又在背後說我壞話。”張澈翻了翻白眼。
   “少爺,咱現在ㄨ去哪。”傻妞依幾人很佩服然維持著人形狀態。
   “去啟航學〗院,我得會一會獨@ 霸一方跆拳道館的那幫雜碎,記住到地方在再叫我。”張澈打了∏個哈欠,瞇眼睡著了。
   也不知@ 道怎麽滴,從加強〓鍛煉之後,張澈每每會感覺困乏之意〗席卷全身,唯有瞇眼睡覺才能解決問題。
   要不是傻◣妞告訴張澈,這是透支體力的緣故,他還以為自想幹什麽己腎~虛了呢。
   半小時後,接近日落了。
   出租車開到了→獨霸一方跆拳道館門口。
   “少爺,到地方了。”傻妞提醒道。
   “哦,那走吧。”張澈感覺頭有點暈,迷迷糊糊的下了車。
   本來張澈以為獨霸一方♂跆拳道館應該會在啟航學▃院內部,結果而朱俊州也搶步上前對著另一個大漢砍出了軍刀是在離啟航學院有幾條街的地方,是個挺大的每一次拔刀就是不是敵人死就是自己死院子,以前應該是個汽修廠之類的。
   不過改造的挺好▼,看不出有太多㊣的痕跡。
   要不激情是張澈看到了院子外墻上寫的汽修請到院內,他還真ξ 沒往汽修廠上面想。
   “餵,那邊那兩個這是我,報名已經截止了。”一個二十出頭,長得五大三粗的平頭青年吼了嗓子。
   他叫△袁勇軍◇,身穿白色的跆拳人正是朱俊州道服裝,腰間纏著黑色的帶子,看那氣勢洶洶【的模樣,在跆拳道□ 館裏應該也挺厲害的。
   “你是說我們後面並沒有什麽動靜?”張澈費解的問。
   “不是你們還能是別人啊。”袁勇軍挑眉持久戰寒聲說。
   “哦,我想你誤會了,我不是來∮報名的,我是來砸場子的。”張澈語出驚人死不休道。
   

書架 收藏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