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小說 > 武俠仙俠 >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 第五十章小露鋒芒

第五十章小露鋒芒

    商紫蓉小院不大,又ㄨ沒有種植大樹,整個院景一覽無余,任何角落都被陽光照得清清楚楚。
    別說藏人,連貓狗都藏不了。
    薛十◎誡的面孔顫抖了一下,不過僅有卓∏沐風一人發現。
    “還有房間,麻煩商◥姑娘了。”
    那名隨薛十誡前來的女子,並無任何尷尬,臉上的笑容始終冷光和洪六如一。卓沐◣風覺得,這是一個搞公關的人才。
    商紫蓉哼了一聲,帶著此女進入房中ぷ,不久後,女子滿臉失望地走出,對╳著幾人輕輕搖頭。
    那位名叫黃朝暉的圓臉男子大叫道:“不可能!薛師兄的阿達從不出錯。上次李師弟的內褲被偷,阿達隔了數裏都◤能找到。
    說,是不是你們把人№藏起來了,快快交出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卓沐風卐微笑道:“夠了,別再演↓戲了,先跟我師妹道歉吧。”
    黃朝暉冷冷道:“還活著有其他的院子和房間,全部要搜一遍才算數。”
    正說話間,異種狼狗忽然一個急竄,沖到了小院東側,張口將一〗朵橙紅色的錐形花咬得稀巴爛,最後連根莖都咬掉了大半。
    原本準備接受道歉的商紫蓉,臉色猛◎地沈下來。
    那株花是她在山中采摘所得,因為色澤瑰麗,香氣動人,這些年一直精●心養護,稍有個好歹都會心痛上大半天。
    好不容易養到現在,居然被一條狗給咬▂爛了!
    薛十誡作勢教訓狼狗,輕笑道:“不好意思,阿達聞不得一些花香,我們去其他的唯唯院子吧。”
    轉身便走,沒有任五億何的表示。黃朝暉幾人也是表情淡定,好像這一切◥是理所當然。
    “等等,你們就這樣走了?”
    卓沐風的語氣冷了下來。他自覺已經夠客氣◥了,但有的人似乎把這種▆客氣,當成了軟弱。
    “不然呢?”
    黃朝暉冷聲道:“你最好配↓合行動,一旦找不到那位重傷大盜,我有第六寶殿理由懷疑,是你故意在拖延時間,給對方制造逃走的機會。”
    聽到這無恥至極的話,別說卓沐風,就是趙看著金等六人都氣得發抖,鏗鏗拔出了新黑泥鰍頓時低聲道配的刀劍。
    “怎麽,想動手?難道你們與那◢位大盜真是一夥的?薛師兄,我建議★回去後,將此事稟好像就連通靈寶閣報給掌門,他老人家最恨一些為非作歹的小幫派。”
    黃朝暉毫不客氣地威脅道。
    沈ξ君豪見狀,哪裏會放過添油加醋『的機會:“黃師兄,你們也許實際上他已經全力出手不知道,這位卓兄,前些天扯入了一樁命案,極可能親手殺過上任縣令,可是惹等熊王和三皇他們都出來不得的。”
    畢雲濤在地方走了過去一旁大怒,指責沈君豪信口雌黃,同時給卓沐風打眼色,希望這位好友能夠變通,忍一時之氣。
    遠↓的泰禾派不說,哪怕是近↘前的薛十誡,黃朝暉,還有另一位不發一言的葉秋冬,皆是金剛五重的年黑白雙羚2輕高手。
    更重要的是,三人都修煉了泰禾派】的二星劍法,雲照十三劍,實力可比附近幾城的同級武者強大太多。
    之前沈君豪與黃朝暉交過手,居然連三劍都接不過,可見一斑。卓兄若▓是不退後一步←,只怕會吃更大的虧啊!
    商紫蓉大概在他心裏也察覺到情況不對,拉了拉師兄的衣袖,低聲道:“師兄,莫要與他們一般見識,大不了不養那花就是。”
    卓沐風主人恍若未聞,只是盯〒著薛十誡:“道歉,然後賠錢。”
    薛十誡搖搖頭。
    並非他的道歉真的那麽金貴,但他很不喜歡卓沐風的態⌒ 度,嘴角勾起,眼神直視著卓這遠古神域沐風,就是不發一言。
    黃朝暉,葉秋冬,沈君豪三人,都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甚至巴不得薛十誡大打出手,將卓沐風教訓一頓殿堂中央。
    那位叫李艷玲的女子,似乎是不忍卓沐風吃 嗤虧,勸道:“卓幫主,阿達只左右護法是一個畜生,何必與它計↘較。這朵花需要多少錢,我賠給你。”
    “多謝李姑娘,不過要賠也是罪魁禍首ㄨ賠。”
    見卓沐風如此不明情意料之外勢,李艷玲就會有數十個仙帝級別徒呼奈何,只好暗暗搖頭。她能冷光理解卓沐風,可惜,人要有實力才能硬聲勢氣。
    “黃師弟,這位卓兄一定要我賠禮道歉,還要賠錢,你怎麽看?”
    薛十誡露出嘲把那黑鐵罐翻來覆去諷的笑意。
    黃朝暉一步步走向卓沐風:“有的人,就是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也許我們有義務讓他清醒清醒。”
    當雙々方相距五步時,黃朝】暉拔劍而起,白色不止這一條的劍光宛如一條毒蛇,以極快的速度刺向卓沐風。
    驚呼聲響起,眾人都〓沒想到,黃朝暉如█此兇狠,說出手就出這麽說手,畢雲濤和汪碧玲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商紫蓉尖叫一聲,對面的←劍光,好似分成 了三道,形成品字形沖來,讓她生出難□以躲避的錯覺。
    商紫蓉再不識貨也知道,這〓是二星劍法,而∞且分明練到了極高的層次,就算師兄修煉了二星腿法,但沒有兵器傍身,總♂是會吃虧的。
    頭腦空白的瞬間,就見身前的師兄動了,不退反進,主動沖了☆出去。
    鏗!
    同樣是一劍拔出。
    卓沐風五指╱用力,手腕輕你這是自己找死輕扭動,長劍用力斜切空氣,在身後拉出了一連串並不明顯的劍影。
    “找死!”
    黃朝暉口中這老家夥冷笑,身體與長劍仿佛連成了一個整體,劍身晃動,無比刺目的陽光斑駁地投向卓沐風。
    他的雲照十『三劍,只差一步就能達到大成,在泰禾派的同輩中也能這動靜排進前十,豈容窮鄉僻壤的小子挑釁?
    閉上眼睛,卓沐風的劍速忽然一陣加→快,斜斜頂住了黃朝暉的長劍。緊接著,手臂用過力一震↘,當啷聲中,黃朝暉空門大開,被卓沐風的長劍狠狠拍在胸口。
    白家▼劍法第一式,白鳳振翅。
    砰!
    黃朝暉來得快,去得更快,朝好像是五行之力後飛了數米,翻滾在地,還來不及站起,就被卓沐風一腳踩在臉上。
    “什麽?”
    “不可能!”
    眾人大驚,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薛十誡臉色何林陰沈,李艷玲目】瞪口呆,就連自始至黑熊王眼中精光爆閃終都是撲克臉的葉秋冬,都禁不住變ξ 了表情。
    至於沈君豪等人,更是覺得不可思議。
    尤其是沈君豪,半個多月□前,他還能■與卓沐風過幾招,現在對方∞一劍就擊敗了曾三劍擊敗他的黃朝有這怪物擋著暉,這算怎麽危機回事?

書架 收藏
頂部